下载APP
扫码下载品观APP,
与最新注册就送38彩金产业一同进化!
搜索

自在|邓敏:做自然的学生

趋势 邓敏 品观APP创始人 ·  2018-11-03
人类智慧的源头来自大自然的启迪,做自然的学生,一定会看见最好的自己。

微信图片_20181029172843_副本.jpg

*这是品观APP《自在》栏目2018年第44周的推送,每周六下午3点与你不见不散

老黄带着学生做完品观巢的装修后重新拿起画笔,开始苦行僧式的生活的时候是2015年,那年他已44岁了。

接下来的这三年里,他的北京吉普的车轮全面碾过梁子湖区的各种乡间土路,方圆几十公里,大大小小几十个村子。牛山湖、五里界和花博园全留下了他的写生专车的车轮的痕迹,拿老黄自己的话说:这里,连狗都认识我!大家都知道,附近有一个开着吉普车画着歪歪倒倒的房子的怪人!

也许一般人认为,春暖花开、秋高气爽时,每天在户外写生是件极为浪漫的事,但老黄却不够浪漫,相反每天穿着沾满颜料的脏衣服,炎寒和酷暑,风雨无阻地在丘林荒野里写生,那却是一件需要极大勇气来支撑的苦逼的事。

在写生已不在流行的当代是什么让他有如此的痴迷?

微信图片_20181103130928.jpg

老黄(黄庆丰)

老黄相信宿命。他的绘画是自学启蒙的,小时候抱着连环画册整册临摹。八十年代第一次去县城的书店,机缘巧合,居然买到了国内出版的最早的第一套大开本的青少年美术辅导作品画册,回家当成“葵花宝典”,每天临摹研习不已。他后来说,“如果当初没有这套书我估计现在是一个油漆匠”。

功夫不负有心人,随后老黄歪歪扭扭地一脚踏进了美术之门,进了专科院校。毕业后跟大部分同学一样,为了生活不得不丢掉画笔和梦想,打过工,创过业,读过研,生活的艰辛一局没落下过,一晃十几年就这么蹉跎了。

生活慢慢稳定下来,但他总觉得这不是自己想要的,于是找到这所大学校园,教学之余重新拾起了画笔,每天跑到大自然里写生,陪着太阳东升西落,晒成了一个地道农民模样。

然而老黄的眉头终于打开了,按今天的说法,那是回到了他生命的初心。老黄相信自己与绘画的情缘,愿意用余生给彼此定义。

我与老黄结识多年,一直想去看看老黄的工作环境。先去了他在校园里的小画室,满屋子的画,老黄说都是草稿,但我知道画画人心里都做着一个大师梦,这些堆积如山的草稿就是构筑的梦幻之城。三年写生,他淡淡地说犹如自学了一遍美术史,只是找回了画画的感觉。

大自然是最好的老师,老黄开始画画时,也有急功近利的心理,用好友李松的话说:他的画是硬着头皮从具像写实一步一步转化到表现的,有急于求成的心理。画如其人,刚开始的丹培拉和粉画,面面俱到,画得很紧,而画面的色感与氛围总是沉闷不透。一段时间后他开始有所感悟,从沉闷一跃走到色彩强烈浓艳的变形,然而这一时期处处都是西方表现派大师的影子,画里也看到老黄在桎梏中挣扎想找到自己的苦闷。

我是艺术的门外汉,老黄带我参观了他的野外的“大画室”,全是野地和只剩下老人小孩的村子。江夏梁子湖区的地形,从风景的角度,并没有可圈可点的地方。然而,在这样的地方一呆就是三年,同一个地方一画就是几个月,是怎么克服视觉疲劳的呀?站在最近老黄画画的几个角度,对照他的作品,已难以找到眼前对象的影子了,画布上构建的完全是他自己,是他心中的山水。

微信图片_20181103130908.jpg

微信图片_20181103130917.jpg

真正理解了他说的:三年来,我只是找回了画画的感觉!这才是自然教会他的。白天写完生,晚上他会回到校园的小画室,研究一下当代艺术,登顶的道路总是异常崎岖,每一个方向都矗立着一个个大师,想要挤出一条属于自己的缝隙好难。正因为此,老黄相反不着急了,反正画画已经成为了自己的生活方式,如何突破,如何建立自己的语言,终归时间说了算。

人总浸润在自然里,一定会获得某种灵性,这正是艺术迷人和脱俗的地方,欣赏艺术某种程度是透过自然欣赏一种人生。人类智慧的源头来自大自然的启迪,做自然的学生,一定会看见最好的自己。

郑蒙柳全胜杨晓峰李琳邓敏吕啸嵩郭晟熙郭福信陈敏文刀...   等1036人看过此文章

参与评论(2)

登录后参加评论
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发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品观科技版权所有 / 鄂ICP备17026809号